教育频道 > 图片轮显 > 正文

散文诗高地又传佳讯

2021-09-24 09:39 来源:青岛早报
分享到:

日前,第11届“中国·散文诗大奖”公布了评选结果,青岛作家韩嘉川加冕这一重磅大奖,为青岛这一散文诗创作高地再度赢得关注与荣誉。

作家简介

韩嘉川,文学创作一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青岛市文学创作研究院副院长、《青岛文学》副主编、青岛市作协副主席。自1982年开始散文诗创作,先后出版有散文诗集 《海角,亮起了渔灯》《水手酒吧》《蓝色回响》,以及小说、散文、纪实文学,以及电视作品多部。其中散文诗代表作有《野牛群,黑色的精灵们》《你好,红嘴鸥》《熔点》《墓碑》《水手酒吧》《野葡萄》《行走的木头》《黄河摇滚》等作品流传甚广,被多种选本选载。

拓展散文诗传统的“边界”

由散文诗杂志社主办的“中国散文诗大奖”已历10届,是当代散文诗坛的权威奖项。这一奖项倡导个性、灵性、觉性的写作;奖掖长期以来孜孜矻矻,关注散文诗创作,深怀学术理想与抱负,并在散文诗诗学探究与学术建设及发展上取得丰赡成果的观察者与批评家。今年奖项的评选自6月22日正式启动,其中“中国散文诗大奖”提名者109人,经由评委会专家评审,青岛作家韩嘉川与作家周庆荣同获这一大奖。

此次担当评委会的专家有诗歌理论批评家、诗人、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原院长谢冕;诗歌理论批评家、诗人、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研究员、《当代国际诗坛》主编唐晓渡;诗人、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诗歌专业委员会委员王久辛;诗评家、诗人、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秘书长、《深圳诗歌》执行主编李犁,以及诗评家、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谭五昌。

评委会专家在获奖理由中写道:“韩嘉川的散文诗意境独特而奇艳,总能在日常化的生活和事物中发现让人心动的细节,并由此推演开去,把人带入旷远又真切、苍茫又亲近、有千言万语又无以言说的境地。他用心去抚摸并诗化这些人和物,让平凡的事与物放出光辉;有时他将思考切入目见之物,探究、辨析并力求找到万物的核心和真理,以此透视出人心和人性的深度。他同样致力于拓展散文诗传统的‘边界’,在充分关注现实性的同时创造了这一文体的表现力——历史的深度与广度。”

自由才是文学艺术最高境界

得闻荣膺这一大奖,韩嘉川也十分高兴。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这是散文诗界的权威大奖,举办至今已有十一届了,每一届只有两位获奖作者,“而且评委权威,要求严苛,能够获此殊荣,也是对我这么多年来孜孜不倦从事散文诗探索与创作的一次奖掖。”韩嘉川坦言,自己特别注意到了获奖理由中文体表现力的部分,即“历史的深度与广度”,“我从1982年开始写散文诗,至今已近四十年,在散文诗的创作中也在尝试着容纳其他文体的一些创作技巧,同时在艺术性的表达上也有探索,比如鲁迅作品《野草》中的《过客》,用到了戏剧的写法,但属于散文诗,这种边界性的探索,让文体更丰富;我们继续这种文体的写作,就会吸纳当时特别繁盛的现代文学以及西方文化,同时将从小在古诗词中汲取的营养赋予其中。”韩嘉川表示,现如今的散文诗创作不仅仅是唯美风格的追求,关照当下与现实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将生活的日常提炼上升到诗歌的高度,从这个角度入手,散文诗也便有了贴近生活、引发共鸣的表达,是现实性、心理学、文学艺术的综合呈现。”

韩嘉川表示,青岛一直是散文诗的创作高地,自己也是在耿林莽老师的鼓励下开始散文诗的写作,“耿老现如今96岁了,笔耕不辍,在他面前,我仍是晚生后辈,仍需继续努力与探索”,现如今散文诗的创作队伍庞大,年轻作者特别多,“许多90后、00后,他们写的东西特别棒,我很喜欢,他们的作品走出了个性化的创作风格,能够感受到他们身上的活力、锐气和无所顾忌,文学创作是没有年龄界限的,就我个人而言,更希望在作品思想的深度上再做挖掘,带来更具震撼力的共鸣。同时,在表达形式上,在既有的个人风格基础上,希望可以打破它,闯出一种全新的不受约束的写法,如果没有不受拘束的文体,就无法实现更自由、更开阔的探索,也就辜负了散文诗这一文体,自由才是文学艺术的最高境界。”

佳作欣赏

从一个原生林到另一个原生林,庞大的野牛群在狂奔。庄严的大迁移在莽原的空旷中,

以山洪的咆哮、

土地的震颤、

热带雨林的癫狂,

——奔驰着。留一片茫茫浮土作历史的尘埃。驿站、古堡、埋进泥沙的累累白骨,在夕阳的熔炉里,流成了桔红的铁水;草叶的温软、粉瓣的清雅,随弥漫的晨雾,纷纷隐入了广漠的记忆。庞大的野牛群在狂奔。(鼓乐疯狂地袭击着每个灵魂;在乌云的躯体中,电闪雷鸣在挣扎。口哨四起。大灯光以各种感情的色彩滚动。舞台在滚动,天幕透视出辽远的橄榄绿。 )大草原吐出浑圆的太阳,

吐出赤红的牧歌;

套马杆倾斜着,

地平线倾斜着,

姑娘的衣襟倾斜着。根须盘结着泥土,欲火激烈地燃烧。扭曲的灌木间,风在舒展。不规则的意念,在雪山下流溢,在繁杂的乔木中漫涌。惊恐的蓝空以端庄,凝滞的峰巅以静默,形成恐怖;逼使黑色的精灵们狂奔。庞大的野牛群艰难地迁徙,使世界盈沸。(圆号嚎叫着,抓痛女人厚重的胸腔,于是,肌肤为婴儿们抖动。高原老妪嘶哑的喉咙被春风刮得花花绿绿;窑洞,半闭半睁,窥视着黄河、黄麦、黄黄的土地,黄花女。

头颅,在一排排座椅上组成城堞,堞口露出一双双干涸的眼睛。

——古琴弦荡起黄土高原的诱惑,撕扯着观众。 )

大群的黑色精灵们放射着;

从一个幽密的绿色群体到另一个幽密的绿色群体。

葛藤、蛇、涧溪在默默地伸展。

(阴森森的思绪,在幽暗中伸展。 )

阳光、风,在小心翼翼地伸展。

(观念,在陈迹上开拓。 )

背负着曙光之血、瀑布的脉律;背负着女婴的新啼、意念之泉;

野牛群,以溅血的蹄印扣动着莽原。

奔驰,填充着空间、距离。

庄严、艰难的大迁移;庄严、艰难的一段历史——庞大的野牛群,黑色的精灵们在狂奔。

——有感于现代舞蹈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