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新闻网手机客户端下载 | 青岛天气 | 更多网上媒体 | 疾病查询 教育频道> 青岛教育快讯 > 正文

毕业生跳槽频繁寻求价值 一年换6份工作(图)

来源:青岛早报 2013-07-19 08:48:52

毕业生跳槽频繁寻求价值 一年换6份工作

毕业生跳槽频繁寻求价值 一年换6份工作

毕业生跳槽频繁寻求价值 一年换6份工作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频繁换了6份工作,是大学生初涉职场的青涩,还是这山望着那山高的心理在作祟?2013届高校毕业生即将离校,仍然在职场边缘徘徊的大学生们,成为就业话题中关注的部分。近日,记者采访了去年毕业的日语专业的大学生小刘,经过频繁的跳槽与被迫离职,今年5月份,她经过5次“跳槽”后,最终进入一家大企业获得了安稳的工作岗位,通过倾听她的职场经历,我们来“窥探”一下所学专业与职场现实之间的不断碰撞过程。

    意料之外的失败

    青岛滨海学院的2012届日语专业毕业生小刘,作为该专业众多女生中的一员,考研成了她大三至大四上学期的重心。经过近一年的准备,今年1月份她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成绩虽然与自己的设想有点距离,但379分的成绩还是让她进入了复试,而让她比较满意的是,虽然成绩不很高,但她的专业课成绩不错,这让她对复试多了一些信心。然而事与愿违,专业成绩和日语口语都不错的小刘,参加复试却未能通过,在这个尴尬的时期不得不开始自己的求职生涯,当她带着精心准备的简历来到招聘会时,稀疏的岗位和专业的限制让她如陷冰窖,“工作不好找,当时有点心慌了,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已经毕业的小刘不得不面对这一现实。

    慢了半拍机会不多

    面对职场上的惨淡,小刘的简历并没有投出去几份,不错的工作往往受到专业和工作年限的限制,很普通的职位中也很少有招聘日语专业毕业生的,剩下一些很小规模的企业有招聘的,小刘的本科学历反而成了累赘,“有个小企业招聘办公室文员,实习一个月,转正后月工资1500元,但对方嫌我是本科。”小刘说起自己的第一份面试工作仍然十分郁闷,自己的一切条件都不错,到了最后对方却表示只想招聘个专科,最好还能有经验,结果自己就这样被刷下来了。

    为了获得更多工作机会,小刘在一名校友的介绍下,来到黄岛区一家日本料理店工作。“店里生意不错,我是4月初去的,干了大半个月,为顾客翻译、传话、点菜等都干,感觉挺高兴的。”起初,小刘对这份工作还比较满意,但随着工作的开展,她发现自己在店里实际上就是个“点菜”工,至于翻译的活,只不过是顺带干一点,这样维持下去倒也没问题,但随着餐饮业的不景气和家人的劝说,小刘还是离开了这家店,值得庆幸的是,她在工作过程中认识了不少朋友,自己的口语水平又上了一个台阶。

    当“逃兵”学会思考

    “人都是一边受伤、一边学着长大的!”在短短的半年工作经历中,小刘所领悟的知识远远超过了大学中的一两年,求职的挫折和岔路口的选择,让她开始独立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困难。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做一个什么样的职场小白领?真正的答案,小刘在当了一次“逃兵”之后才终于领悟透彻。

    本着“先就业后择业”的求职态度,在经历了两家皮包公司的忽悠后,小刘最终又来到了胶南一家日语培训学校,成为一名日语教师,“当时青岛很多人去日本工作,面试和日常工作都需要日语交流,我们的工作就是让他们入门,掌握一些特定的语言能力。”小刘说,刚到这家学校时,足有300余人正在上课,从早晨七点半上班要忙到晚上七点多。作为一名新人,小刘的工作主要是协助资历较深的老师翻译文件、备课、批改作业,为了让学员快速学会自我介绍,还要帮忙把学员的汉语简介翻译成日语,并教给他们背熟练。

    培训学校的环境与网上传的活泼、开放似乎毫无关系,而是充满了压抑和沉闷,老师们每天都在匆匆忙忙中度过,这让比较外向的小刘十分不自在,“我好好考虑了一下,这家培训学校并不适合我,或者说我不适合这里,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做专业,当个翻译一类的。”小刘深思熟虑后,最终辞职离开了自己的单位,为此她还拿“逃兵”这个词来自嘲。正因为如此,她才寻找到了一份十分满意的工作。

    【新工作】

    起早贪黑忙并快乐着

    辗转几次的工作经历,并没有将这个年轻人的上进心磨平,而是让她重新打起了奔赴城阳的包裹,一家日本独资的贸易公司招聘了小刘,原因是看中了她很高的翻译效率,以及对工作的责任心。

    小刘的新工作是在一家服装贸易公司,接的订单主要来自日本,因为生意不错,经常需要加班,虽然比较忙,但小刘却很喜欢,毕竟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太难了。“入职时的工资说好了每月1300元,实际上我6月份上班,当月只干了19天,老板却给我发了1200元,说真的我很满意,也很满足。”入职后的小刘重新焕发了活力,一门心思扑到工作上,她的岗位是“日语辅料担当”,工作内容是将客户送来的订单和设计方案由日语翻译成汉语,并选择正确的服装用料,而且主要是布料以外的其它配料,同时她还要将采购部门和生产部门协调好,保障生产的正常运作,加班对她来说成了家常便饭,小刘说,之后的两个月,她领到手的工资是1500元和1700元,因为公司管吃住,所以这份工资并不显得太少。

    进入10月份,工作中从不出纰漏的小刘被通知可以转正了,而且在第二天就签订了劳动合同,一切都很顺利,可伴随着日本老板的一次视察,一切又发生了变化。“我们公司是老板产业的其中一小项,估计是微不足道的吧,虽然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小刘说,签合同一周后,日本老板来青岛视察时说公司要破产,最终的结果是“申请停业”,在这个不算太大的贸易公司里,“停业”的理由被传了好多,有的说“经济不景气”,有的说“成本太高导致利润成了负数”,不论原因如何,最终的结果是小刘将再次失业,重新成为求职大军中的一员,这让刚刚稳定下来四个月的小刘十分伤心,毕竟是付出过一番心血的地方。

    【未来】

    不想舍弃自己的语言专业

    距离最终的离职还有一段时间,小刘和她的同事们正忙着最后一个订单的交接,老板也已经开始做公司和员工的善后工作,鼓励员工抓紧时间寻找出路。“考研失败后,工作一直不顺利,这家日企服装贸易公司是我工作比较久的地方,可惜我坚持了,公司却要停业,我也毫无办法!”小刘分析过自己的求职过程,不论如何选择,她都觉得自己更适合做一个专业技术人员,运用好自己的“日语语言”技术,干点踏踏实实的工作,可惜事与愿违,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却因为公司的申请破产而出现了变故。

    “这几个月学了很多东西,以后再找工作,服装类的我完全能胜任,四个月虽然不长,但独自承担一个岗位,想不学那些知识都不行!”小刘说,她的一名同事因身体原因回家休养,自己接受了一个月的指导便开始独立工作,可以说是在公司里独当一面,如果继续工作下去,小刘坚信自己会做得更好。而说起未来的打算,小刘说还没有想太多,如果再换工作,服装行业的翻译、配料工作完全没问题,“只要能用到自己的日语专业,我就有信心做好,毕竟这四年的学习和毕业后的锻炼,让我一直在成长、变化,而且我相信天道酬勤。”小刘说,今年5月她经过最后一次跳槽,获得了一份十分喜欢的工作,虽然是坐办公室,但工作量并不轻松,尽管如此,但她仍旧没放弃自己的日语专业,有时间还会学习,“语言是一门工具课程,早晚会用上,决不能丢掉了。”

-
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