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 图片轮显 > 正文

未成年孩子“孤悬海外”,家长多方联系包机

2020-03-24 12:44 作者:吴可言 来源:腾讯教育
分享到:

3月19日清晨5点45分,思洋乘坐的航班降落在厦门高崎国际机场。从下飞机到接受核酸检测,再到入住隔离酒店,前后花了7个小时。但比起一周来的忐忑不安,思洋说这已经不算什么。

英国政府网站数据显示,3月19日英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43例,累计报告3269例,死亡103例。此前一天,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宣布,学校将从3月20日起停课,疫情将至少持续12周。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此前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中国在英留学生共有22万人,其中未成年留学生有1.5万人左右。在众多留学生中,有人已安全回国接受隔离,有人选择留在英国,还有更多人被回不回、怎么回的问题困扰。

进退两难的大学生

3月13日,鲍里斯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群体免疫”的抗疫政策后,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时隔一天,英国政府建议70岁以上的老人自行隔离,却仍然不建议学校停课,也并未强制取消公众聚会。略显消极的抗疫政策在英国留学生圈中引起不安。

自从看到英国政府宣布“群体免疫”的消极政策之后,思洋的妈妈高倩没有睡过几个整觉。13日当晚,她没和女儿商量,就给她买了3月25日回国的机票。

思洋所在的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原计划在3月28日起放春假,高倩想让女儿提前请假回国。一开始,思洋担心回国会影响学业,但高倩非常坚持,“能早回,一定要早回”。

思洋告诉记者,虽然学校的邮件非常坦诚地说明了英国目前的疫情,但是英国人有些“随性”的表现还是令她害怕。“很多人还是照常聚会、去酒吧,出门也不戴口罩。”3月15日,思洋下定决心一定要回国。

看着每天上百的新增病例,高倩心中也越发不安。和女儿商量后,她将机票提前至18日。此前两天,思洋收到学校的邮件,建议国际生回国并且允许提前请假,学校将进行网上远程授课,但对于复课时间没有明确通知。

3月13日,包括伦敦大学学院、阿伯丁大学、南安普顿大学在内的几所英国高校就宣布了网上授课计划。由于当时英国政府的政策还较为宽松,大部分高校都持观望态度,除了发邮件向学生告知关于新冠肺炎的注意事项以外,没有更为有力的措施。

3月18日,伦敦国王学院的婧如收到学校“姗姗来迟”的邮件,表示从3月23日起开始网上授课,而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上课的事了,“我已经好几天没办法安心学习,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回国的问题。”

尽管已经买了3月31日的机票,但是回不回国还是一个“两难”之选。按照原计划,婧如今年8月份会从伦敦国王学院毕业。此时匆忙回国很多行李没办法打包寄回,而且在英国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完成,一旦回国就要做好短期可能没办法再回英国的准备。另一方面,她一直在关注航班动态,担心航班被取消。“现在英国每天的政策都不一样,万一‘封城’了我们就更没办法回家了。”

婧如表示,目前只能做两手准备,一边囤生活物资,一边打包行李。

隔着视频大哭

帝国理工学院的一份疫情研究表明,英国的疫情至少要到10月份才能结束;甚至还有专家认为,如果处理不好,疫情有可能持续到明年。中国的留学生家长普遍担心,目前英国政府所采取的措施不足以控制疫情,希望自己的孩子无论如何都要回国。3月18日英国首相鲍里斯宣布关闭学校后,“如何回国”的问题更是迫在眉睫。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此前表示,英国是拥有中国小留学生最多的国家,数量达到1.5万人。这群年龄跨度在10-17岁之间的未成年留学生绝大多数都就读于英国的私立学校,平时上课时间他们会住在学校宿舍,放假期间则在当地商业监护公司的安排下,参加假期活动或寄宿到本地家庭。

3月19日,时女士的儿子所在的私立中学宣布关闭学校,仅留一周的时间作为给学生的“缓冲期”。儿子告诉她,感觉整栋宿舍楼就只有他一个人,尽管学校的食堂还暂时开放,但是“缓冲期”过后,学校就会彻底关闭。

在接受采访时女士表示,尽管已经抢到了3月20日的回国机票,但她的心情却一点也不轻松。13岁的儿子从来没有像这样在毫无监管的情况下回国。尽管监护公司答应将儿子送到机场,机票也是直飞上海的,但这些丝毫无法减轻时女士的担忧。“到了机场以后,后面的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对于十几个小时飞行途中的不确定性,时女士不敢去想。

时女士告诉记者,她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孩子还滞留在英国,但据她估算没有买到机票的家庭不在少数,仅仅她所在的群里就有近60个家长没有买到机票。

3月16日,时女士代表166个英国小留学生家长联名向中国外交部驻英国大使馆发送了一份《关于对滞留在英国的未成年中国小留学生开展领事保护的申请》,表达了学生家长对于“孩子回不来,家长过不去”的现状的深切担忧。

申请中提到,对于家长而言“未成年孩子孤悬海外,面临无法承受的心理压力”,而在异国他乡“孩子隔着视频大哭,家长熬着时差陪孩子流泪”。

“面对英国政府诸多难以理解的政策,目前的困难已经超出了个人和商业组织的能力范围,我们请求中国政府伸出援手……目前我们最需要的是中国政府能够组织包机,尽快送这些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未成年孩子回国”。

庄女士的儿子所在学校在3月19日晚突然宣布闭校。因为有孩子出现了咳嗽、发烧症状,校方决定隔离相关的几栋宿舍楼。庄女士的儿子不得不迅速收拾行李,当天晚上就搬到了监护公司所安排的寄宿家庭。“如果不搬出来,之后万一被隔离,想走就更难了”,庄女士表示。

她告诉记者,目前能买到的机票是3月27日的。她非常希望儿子可以早点回来,但这已经是最早的直飞航班。27日之前的航班都需要转机,庄女士认为转机的风险太大了,一趟行程下来要将近40个小时,时间长、交叉感染机率大,“这对于未成年人的孩子来说,是根本没办法操作的事情。”

此外,多位小留学生家长告诉记者,现在各个国家每天的政策都不一样,他们非常担心机票被取消。记者通过时女士和庄女士所在的微信群了解到,大部分小留学生在学校关闭后得以暂时在寄宿家庭中生活,但这并不是万全之策。时女士表示,寄宿家庭的主人大多都是老年人,是新冠肺炎的高发人群。他们非常担心孩子的健康问题。

一边包机一边抢票

一位长期在英国工作的律师告诉记者,英国的未成年留学生需要有指定的监护人或监护公司才能够入学就读。在紧急情况下,学校会先联系监护人或监护公司,由他们将孩子接到寄宿家庭。学校不会匆忙关闭学校,有一周左右的时间作为缓冲。

这位律师同时也强调,寄宿家庭的责任在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在日常情况下就是照顾孩子的生活,而在紧急状态下寄宿家庭有权根据情况做进一步选择。

时女士表示,无论是就读私立学校还是与商业监护公司的协议,都是“商业行为”。在这种紧急的疫情状态下,商业公司没办法承担更多的责任。

此前,时女士收到了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的回复,邮件中表示“为避免无序流动和长途旅行带来的交叉感染风险,建议留学生慎重考虑国际旅行”。同时,外交部“正在积极协调国家相关部门和中国驻当地使领馆给予留学生必要的支持和协助”。

3月20日,记者拨通了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的24小时领事与保护中心热线,工作人员表示,近日收到很多家长关于派包机接送小留学生回国的需求,大使馆还在与民航总局协调包机事宜,如有进一步消息会在外交部网站上公布。

此前,多位小留学生家长表示,他们所购买的机票都被取消,现在包机是唯一能够让孩子回国的途径。时女士所在的微信里已有家长联系上东航的包机。多位家长表示,他们的要求不高,只要包机能够起飞,航线不要被取消,出多少钱都是次要的。

目前,已有近80名小留学生家长接龙登记了需求。家长们表示,现在的困难在于,包机需要凑够300人才能起飞,并且需要民航局14天的批准时间。对此,多位家长呼吁缩短审批时间。与此同时,家长们也在做两手准备,一方面争取申请包机,另一方面继续抢票。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