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 图片轮显 > 正文

爆雷连连,少儿编程热为何“退烧”

2019-12-31 09:25 来源:青岛早报
分享到:

“3岁不学编程就来不及了。”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的普及、相关政策的推广、名校招生的诱惑、素质教育的需求,让少儿编程行业迎来风口。

资本疯狂涌入过后,2019年的“编程热”陡然降温。用户低渗透率的现况下,快速扩张带来的影响不容乐观,有上市企业收到退市警告。随着关停、裁员、亏损、加盟商经营不善等问题陆续曝出,少儿编程似乎迎来了“爆雷期”。

行业低迷现状的背后,记者发现,师资队伍匮乏及教师资质无标准、教学效果缺乏权威的评价体系等问题频现。同时,将素质教育宣传为“通过编程竞赛有助于升学留学”,成为少儿编程行业的卖点。

新华社11月曾发文《“不学未来成文盲”,一年学费一两万元……谁是少儿编程热的幕后推手?》对少儿编程热提出质疑,指出有机构刻意“制造焦虑”对少儿编程热推波助澜。对此,专家向记者表示,素质教育不能背离初衷,不要抱着功利心去学习。未来国家在信息化方面的教育政策、教师师资及课程标准的规范、用户对素质教育的认识等都将成为行业发展的风向标。

【发展低迷】

从融资不断走向停课、裁员

少儿编程,主要为3-18岁的青少儿提供编程学习,覆盖学前及K12全阶段,采用图形化的编程工具,通过拖拽、点击等简单的操作制作动画、游戏、音乐、绘画等,甚至可以用以学习数理化知识。

2015年9月,教育部第一次在文件中提出了“探索STEAM教育等新教育模式”,其中就涵盖编程教育。2017年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指出,“逐步开展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2019年3月教育部印发的 《2019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中也提及推动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多重利好的政策助推了少儿编程行业开始进入爆发阶段。“去年融资的时候,20天时间内来了30家投资商,一周之内有3家投资商直接下了融资协议,最终选择了1家,但其他投资商也很快转投了别的少儿编程公司。”少儿编程企业橙旭园CEO陈斌告诉记者,公司于2017年9月成立,2018年9月便获得千万投资。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少儿编程赛道2016年共16个项目获得融资,2017年数量增加到了24个,2018年这一数字增加到了47个。

获得资本青睐的高光时刻过后,进入2019年的少儿编程行业融资披露数量骤降,获有多次融资的机构也开始传出裁员、关停等消息。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已获得三轮融资的少儿编程品牌妙小程编程网11月出现多地网络课程无故停课,联系不上老师的情况,学员预付款和员工工资无处讨要,上海注册地办公室搬空。妙小程创始人管春华则回应称,已有公司确认收购妙小程,将尽快复课。

而8月底刚完成B轮融资的少儿编程企业西瓜创客同样在11月传出裁员消息。被裁员工在网上贴出离职通知书,“裁员100多人”“裁60%”等说法传开。在离职通知书中,西瓜创客写道:“创业比我们想象要更为艰难,不得不进行这一次快速而重要的组织架构调整;裁员并非员工做得不好,而是西瓜自身还没有做到足够好。”事后,西瓜创客表示,裁员系减员增效的业务架构调整,裁员比例为15%。

快速扩张致亏损引退市警告

资本遇冷之后,生源成为维持少儿编程企业发展的主要因素。华创证券发布的《少儿编程专题研究》显示,目前少儿编程赛道渗透率仅为1.5%,市场规模300亿元。

“相比英语、数学等学科类培训,少儿编程的获客成本相对较高,英语培训的单人获客成本在5000元左右,少儿编程则达到6000至7000元。”陈斌向记者表示,在获客成本较高的基础上,少儿编程的市场容量及生源覆盖率却比学科类培训小很多。为了解决渗透率低的问题,部分少儿编程企业开始对外扩张。

此前有媒体报道,2015年起,达内教育推出少儿编程业务“童程童美”。据达内教育公布的未经审计的2018年财报显示,童程童美学员数约为4.4万人,同比增长363%,直营的学习中心数量增加了118所,总数达148所。 2018年第四季度少儿业务收入6720万元,占总收入11%。

极速扩张的少儿编程业务让达内教育成本增加,亏损扩大。 2018年,达内教育实现收入22.39亿元,同比增长13.5%,净利润却从2017年的1.85亿元变为亏损5.98亿元,下降223%。财报显示主要系对少儿编程的持续投入,为战略性亏损。

达内教育集团CEO韩少云曾表示“快速扩张带来的亏损是正常的”,然而因股价连续30天低于1美元,达内教育11月底再次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

同时,也有不少公司为了获取更多资金及生源,推出了加盟模式。编程猫则是其中一例,今年6月曾提出将推出“百城千店”计划。然而,加盟模式也引发质疑,很多加盟商缴纳加盟费后却未获得相应的教研支持,仅是帮助企业完成获客,加盟店则难以获利。

陈斌分析,目前少儿编程行业还处于粗放模式,没有清晰的经营管理经验,加盟风险较高,线下机构的渗透率不够,必然导致大批加盟店有较高经营风险。

“生源问题是少儿编程快速开店的主因,但目前企业发展的步伐太快,消费者对于计算机学习的基础还不牢固,市场有待孵化。”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向记者表示,加盟方式虽然可以扩大布局,快速获取生源,但加盟商对于少儿编程教师的招募和课程管理均难以把握。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下一篇

校内课后托管“有需必应”

2020-01-01 09:05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