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新闻网手机客户端下载 | 青岛天气 | 更多网上媒体 | 疾病查询 教育频道> 高考专题> 专家视点 > 正文

考生故事:北大保安张国强的学习史(图)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1-10-10 11:37:57

北大保安张国强

  ●走在北大校园里,张国强有时会被学生认出来:“你不就是学历证书最多的那个保安!”

  ●从“保安哥哥”到“保安叔叔”,从普通小兵到副大队长,在北大的17年,是张国强从农村走向城市的奋斗史,也是用知识改变命运的学习史。当记者试图挖掘其中艰辛时,他却说:“其实学习还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如果不是接受记者采访,北大保安队副队长张国强此时应正绕着校园巡查。

  “昨天一个报纸上写保安不用学那么多知识,我觉得这不对。”北大保安队里学历证书最多的张国强向慕名而来的记者们展示“宝贝”:北大法律自考专科证书、清华大学法学本科毕业证、中央党校经济管理本科毕业证、律师执业资格证、企业法律顾问资格证。“刚来北大当保安时,我只有初中学历。”站在一旁的中队长戏称他是“学历哥”,张国强赶忙否认:“我学习可不是为了考证。”

  照相时,张国强不怎么会笑。坐下后,双脚略分开,双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腰板挺得老直。走起路来有点内八字。看上去瘦瘦的,个子挺高。“要不是我这个头,当年保安公司去县里招人,我咋能选得上,要是没选上,怎么能有今天!”

  张国强所说的“当年”,距今17载。1994年年初,他19岁,原本在工地里打工,因被一家保安公司选中,离开家乡河南汝阳到北京接受保安培训。

  1994年4月24日,一辆大巴车载着他和队友们从西侧门驶入北大,他第一次望向这个日后使他命运发生改变的地方,印象最深的是一汪湖水很美,“像个公园”。

  初到北大,他在西侧门站岗,看到游人那么多,感到很是自豪。3天后,他被分到北大的留学生公寓勺园,第一次亲眼见到了外国人,“觉得很神奇”。可是,他认为这里并不属于自己,不会在这里干长,他有自己的理想:当两三年保安后,找机会做生意,多赚点钱。

  那时,他在勺园值夜班,负责巡逻、防火、防盗。白天有空时,就去大钟寺的蔬菜市场转悠,琢磨着自己能不能弄个摊位卖菜,后来跑到中国农业大学(微博)了解种植项目,想学习养猪,还报了个修电器的培训班,想以后开个家电维修站。那时的他一定不会想到,10多年后,他用“有很强的小农意识”来形容自己的那段岁月。

  用知识改变命运的愿望从何时萌发,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北大的时间越长,他越喜欢这个地方。他刚来时口音重,普通话说不好,留学生用英语向他问路,他压根听不懂,但没有人笑话他。他觉得这里的老师和学生都很礼貌,“说起话来也好听”,学生们亲切地叫他“保安哥哥”。学校领导过年过节发了东西,还会给保安队送来。他还听说,北大学生毕业后每个月起薪最少1000元,而自己在工地上一个月才赚100元。

  他越来越羡慕这里的学生,每天早上6点出操跑步时,总是忍不住多瞅几眼在未名湖畔背单词的同龄。2006年的一个晚上,10点半,到了下自习的时间,数不清的学生从教学楼和图书馆里涌出,那一刻,他突然觉得,“学习是这么美好的事情”。

  “我想学习”,张国强彻底被感染了。可是他不知道该从何学起。1997年下半年,听说队里有人参加了自学考试,他也动了心思。“小学时我学得挺好的,可上的是村小,初中时到了乡里上学,有不会的题也不敢问,结果高中考得不理想,一赌气,就出来打工了。”张国强形容自己“自卑且自尊心强”,所以,决定参加自考时,怕考不上被人笑话,就拿要学一个函授当掩护,不敢告诉任何人自己真正想考的其实是北大。

  他选择的专业是法学,第一门考法理学,他连字都认不全,弄了本字典,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查,使劲背,结果第一次考试就考了60分,刚好过线。到自考办拿成绩单那天,他“简直乐疯了”,觉得自己是块学习的料。

  接下来的两年,他学得很拼命。如果不在岗上当值且没被安排其他任务,他就“啃”书本。就算是坐火车回老家时,他也拿着书在看。他最集中的学习时间是早上起床后、晚上临睡前,他写了张“每天必须学习4个小时”的字条压在桌子上的玻璃板底下。有时,看到周围的队友业余时间在看电视、打篮球,他也心里痒痒的,但一想起自己在水泥厂打工时,背着麻袋装的行李走在路上,路人都躲着他走,就会咬牙学下去。夏天太热了,他晚上跑到勺园的路灯下看书,路过的老教授说“小张真不错,好好加油”,他就觉得像打了强心针一般。

  那段时间,他喜欢看《读者》、《青年文摘》一类的杂志。一次,在《演讲与口才》上看到杂志社征集读者对人生的感悟,他就写了一句话寄了过去:“所处位置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前进的方向。”他没有想到,这句感言很快就被刊发。“一下子很轰动,很多中学生给我写信,有一厚摞子。”他用手比画着。

  若不是大学语文的“拖累”,张国强能更早地完成自考。“很多文言文,读起来很难。第一次没考过。”2011年,当他终于考过了大学语文时,他完成了自考的所有科目,拿到了大专文凭。“那个年头,大专还是可以的。”张国强觉得,他一直以来的自卑感被征服了。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晋升为北大保安队的中队长,他觉得自己应该更进步一些,决定参加成人高考,考本科。他报考了中央党校的经济管理专业和清华大学的法学专升本,结果两个都考上了,他凭着毅力把两个本科学位都学了下来。随后,他又把目光投向了司法考试,他觉得这个考试很来劲,“是和本科生在一个层面竞争,都是高手”。考了3年,他把司法考试攻了下来,最近,又拿到了企业法律顾问资格证。

  知道张国强的人越来越多了。几年前他就被中国教育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媒体报道过,最近北大17年来“飞”出300多名大学生的新闻成为焦点,他又成了不少媒体追逐的“典型”。走在北大校园里,有学生认出他:“你不就是那个学历最多的保安!”在他的家乡,他也小有名气,老家的领导来到北京也要找他聚一聚。

  虽然是“学习”让他拥有了这些,可他很不喜欢别人说他只知道学习,他不断强调工作是才第一位的,“不能因为学习耽误工作,这是我的原则”。做保安17年,他被北京市保安总公司两次授予二等功,被评为河南省外出先进务工创业青年,从一个保安小兵,一路升为北大保安队中队长、副大队长。“倒不是说我做了少惊天动地的事,我是踏踏实实地干出来的。”

  如今总有人问他:“你现在学历高了,为啥还当保安,怎么不做点有价值的工作?”他不认可这样的说法:“学习是为了更好地工作和实现价值,社会越进步,人对安全的需求就越大,这个行业有发展,我要用我的学识在这个行业里好好发展。而且,北大的老师和学生,哪个不是国家的人才,保护好他们,怎么能说没有价值?”

  让他满足的不只是职业上的成就感。这几年,他的妻子也来到北大打工;每年放假,他留守在家的两个孩子就会来北大“度假”;老家有人要打官司,会打电话向他咨询;北大保安队学习氛围很浓,队友们请教学习上的问题总是爱找他。这些都让他感觉很享受。回想过去,他说唯一的遗憾是,“当年没有机会正规地念书念上去”。在他心里,能从小学一路读到大学,“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
相关链接

上一篇:李小鲁谈取消高考加分
下一篇:专业选择注意梯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