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新闻网手机客户端下载 | 青岛天气 | 更多网上媒体 | 疾病查询 教育频道> 教育周刊> 魅力T台 > 正文

我曾经属于过那里
——青岛二中黄丽

来源: 2011-03-31 17:26:21

华山中学,一个普通的乡镇中学,一个很多人不会在意的乡镇中学,一个在中国的地图上根本显示不出来的乡镇中学。

就是这样一个乡镇中学,一个我曾经支教过的农村学校,在我人生的某个时期,占据了我生活的全部,成为了我的思念和牵挂。从我离开的那一刻起,它已被我深藏在了心底最柔软的角落,铭刻进了我的记忆中。

还记得跟华山的校园告别时,我对自己说过的话:我曾经在这里生活过,这里留下过我生活的足迹。我,曾经属于过这里。

是的,我曾经属于过那里。

我曾经属于过那里,操场上的小草可以作证。我曾经每天都行走在它们的身边,或是跑步,或是与学生谈心,或是与同事交流。当风吹过,我的思想随风而飘,小草似乎也听懂了我的语言,随风摇动,点头向我示意。与小草的亲密接触似乎只是前一秒的事情而已,似乎我的身上还残留着小草的香气,我的指尖上还留有被小草亲过的温度。那个不太自信,但又无限要强的小姑娘赵晓晗似乎还在那里一遍一遍地朗诵着《荷塘月色》,只因为她要参加市级的朗诵比赛。虽然当初她参加朗诵比赛并非自愿,而是我这个语文教师的一厢情愿。但是,一旦明白了比赛的重要性,她还是努力又努力,认真再认真地练习着。草地见证了她的勤奋。当我们一起进入那优美的月色中,品味着无边的荷香时,我们就站在那软软的草地上。夕阳的余晖穿过树隙游移在我们的身上时,我看到了赵晓晗白白净净的脸上所呈现的令人陶醉的一种美,那种美包含了少女的羞涩,包含了对文学的痴迷,包含了生活的憧憬,包含了生命的动力。等她练习完毕,往教室归去时,她的背景慢慢地与青青的草融为一体,一样的韧性,一样的活力,一样的存在于我的生命中。

不知道在离别前夕和我一起在草地上留影的孩子们走过小草身旁时,还会不会记起我们留影的画面。那画面于我,却是终生的记忆。一张张幼稚却无限活力的笑脸,争着抢着跑到我的身旁,嘴里念叨着,“黄老师,你要靠我近一些”“黄老师,你一定不能忘记我”“把我照得好看点,我要让黄老师记住我”那些话语似乎还在耳边回响,但那些说话的孩子们却已不在我的身边。曾经作为背景的小草就在我手边的照片上,可是啊,现在,小草们仍在原地,而我的足迹却难以寻觅。

我曾经属于过那里,洁净的教室可以作证。在那坐满了学生的教室里,我曾经配乐朗诵过《在山的那边》,赏析品味过泰戈尔的《金色花》,倾听过孩子们对《伤仲永》的解读。教室的黑板上曾经留有我给他们补充的《关雎》,留有孩子们在教师节给我画的画像,留有他们精心制作的板报。教室后面的桌子上留有我带给他们的厚厚的《读者》《散文》,师生对话本上留有密密的学生感想和我的建议。那黑板,那桌子,那本子,都还在吧?!但曾经被它们见证的我却已不在眼前。那油亮亮的地面之所以如此洁净,归功于那个裂开的水龙头。那是一个零下十几度的冬天的早上,因为夜晚的寒冷,自来水龙头冻裂,于是,走廊上汪洋一片。距离裂开的水龙头不足两米的教室也“挂了彩”,“水漫金山”。那些平日里调皮捣蛋的男孩子们一反往常的吊儿郎当,拿起了拖把、笤帚,拼了命地把水往教室外面推。水没见少,他们的鞋子里裤腿上却慢慢湿了起来。天气的寒冷超出了想象,没过多会儿,被水浸湿的鞋子和裤腿已经挂了冰珠。那裤腿特别地有个性,既皱巴巴又硬挺挺的,似乎在和谁堵着气,较着劲。而拿拖把和笤帚的手早已由紫红色变为了紫黑色,由原来的弯曲变为了僵硬。即使这样,他们仍没放弃,并自得其乐,玩起了扫水比赛。而那地面就在这样“豪迈”的比赛中越来越干净,越来越亮。以后的日子,每当我走进那个教室,看到洁净的地面,总会想起那个寒冬的早上,更会想起那一群无比英勇的孩子们。而今,他们的音容笑貌依旧清晰,只是不在了眼前。

我曾经属于过那里,校园里的甬道可以作证。有多少次,我行走在它们的上面,或急或缓。每个周末,从学校回到城市的家,我会留下急迫的脚步,那是归心似箭的体现。每个乡镇大集的日子,我会留下满载而归的车印。自行车的前筐和后筐装满了蔬菜、水果和鸡蛋,那是我为一周的生活储备的食物。如果不趁大集备好食物,我的一周将会比较“难过”,如果备好了这些,我的一周将会“膳食均衡”。而晚饭以后,甬道上又会留下我和舍友相伴的身影。我们虽然最终将分离,但那时我们在一起。我们一起在寂静的校园里,嗅着乡间清新的空气,倾听虫鸣蝈唱。月明之夜,也会抬头望空,看那些在城市里不会望到的繁星,想那飘渺的空中,会有多少的神奇故事。甬道上,留下的不仅是我的足迹,还有的话语,我的思想。与学生行走在校园里,甬路上会留下我对学生心灵的倾听;与同事行走在校园里,甬路上会留下我们的探讨,我们的欢笑;一个人行走在校园里,甬道上会留下我的思想,我对教育对生命对人生的思考。那个晚饭后伴我在校园的甬路上散步的可爱姑娘,那个为爱情而苦恼的纯真姑娘,是否已经走出了当初的迷惘,尝到了爱的甜蜜,寻到了自己的幸福?当我回忆起华山的生活时,我总会记起你。只是,幸福时刻的你,可否会回忆起当初苦恼的你和宽慰你的我?

当我回忆时,我常常告诉自己:我曾经生活在那里,那里曾经留下了我生活的足迹。我,曾经属于过那里。

操场上的小草可以作证;洁净的教室可以作证;校园里的甬道可以作证;那些思念我和我思念的人更可以作证。

真的,我,曾经属于过那里。

-
相关链接

上一篇:光荣与责任
——青岛47中郑伟

下一篇:幼儿教师杨阳

-